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靖苏】金陵旧事 二

阿酒酒 @清杯酒 的生贺,再次挑战这样的文风,尝试下不写污。

前篇在这: 金陵旧事  一

注:阿苏已经走了。


正文:


02  萧庭曦

萧庭曦生于靖安三年,是执掌后宫凤印的皇贵妃柳氏所生的皇子。

作为萧梁皇朝的皇长子,这繁华盛世的继承人,自总角之年起就要承受着与其他同龄人不一样的荣宠与责任。每天辰时就要被宫人领着坐到国子鉴座下正襟危坐地听课,从《四书》到《吴经》,《大学》到《中庸》,除了中途有两炷香用膳的时间,这一坐便是六七个时辰。等到了再年长一点的年纪,六艺、骑射甚至用兵之计都要一一涉猎。

本该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却无法像个寻常人家的孩子一般乐悠悠地玩耍,只能日日守在书房对着那年老的当世大儒还有满堆的典籍,一定很辛苦吧?曾经他的兄弟庭毅也问过这样的问题,当时的萧庭曦回答:“父皇更苦。”

萧庭曦口中的父皇自然是梁帝萧景琰了。大梁是四海之中最强盛的国家,而萧景琰便是这片富饶之地的主宰,照理来说应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尊贵帝皇,这又何苦之有呢?更何况谁不知梁帝膝下儿女环绕,而后宫的娘娘们又一直和和睦睦的?就算再苦去后宫这个温柔乡转一圈,各种苦困岂不迎刃而解?

“非也!”萧庭曦答道。

自萧庭曦记事起,他的父皇留给他的便是坐在御书房里处理国事的身影。他的父皇每天都披星戴月地为这片海晏河清呕心沥血,他有处理不完的政务、有批不完的奏折、还有见不完的大臣,但就是没有留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就连用膳都是静太后命宫人三番四次地提醒才抽空匆匆地用上几口,更别提与皇子、妃嫔共享天伦了。

萧景琰不仅是个勤勉的帝皇,而且是一位强硬而又睿智的明君,从前已故的几任梁帝都没有做到的事,这位帝皇做到了。夙兴夜寐之下,他对外开疆辟土,血战大渝,平定北燕,使得四海八方无不俯首称臣;对内更是推行新政,知人善任把朝政内外都整治得一派清明。群臣百姓无不对这位圣主歌功颂德,就连那些劝谏的言臣也挑不出这位帝皇任何不是。

萧景琰是个好皇帝,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世人皆知,萧景琰是把萧庭曦当作储君来培养的,从三师九卿到在朝听证,萧景琰事事都让他参与着。这应该是至上的荣宠吧?可谁知这大梁的储君不好当,这皇上的长子更不好当。

萧景琰近乎苛刻地对待自己的长子,背不出书?罚!策论不精?罚!事情办得不妥当,罚!就连其他皇子犯错了,也会因管教幼弟无方被罚。

这么说来,这位皇长子其实跟梁帝不太亲近吧?毕竟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大多不会明白严父的苦衷。

萧庭曦是唯一一个由萧景琰亲自教养的皇子。那时候他还小,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庭毅每天都能承欢于母亲的膝下,随意地玩耍。当时的萧庭曦羡慕得不得了,因为他也是个孩子,却不曾有过像孩童一般愉快玩耍的时光。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萧庭曦做了此生唯一一件任性的事情——逃课。 年幼的他像一只脱缰了的野马,不顾夫子们的劝阻、宫仆们的追逐,肆无忌惮地在宫里狂奔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座宫殿。说也奇怪,这座宫殿虽然大,却不似宫中的那些院落一般带着描龙绣凤的装饰,倒是像一家书香世代的宅院,亭台楼角间有着说不出的雅致。

萧庭曦走进去,只见这宫殿的大门上挂着个牌匾,上书“长林殿”。

长林?长林皇后梅氏?

萧庭曦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世人皆知大梁后宫中最得宠的是他的母妃柳氏,她为梁帝诞育了皇长子,如同皇后一般有着管治六宫的权力。而那长林皇后却一直是宫中不能提的禁忌,只知道他身子不大好一直在深宫中静养,从不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宫中关于这位皇后传言总说纷纭,有说他已然香消玉焚的,有说他被褫夺后位,甚至还有鬼神之说……

终于到了解开谜团的时候了。怀着这样的心情,萧庭曦颤抖着推开了殿门,入眼的是萧景琰搂着一个牌位趴在书案上休憩的场景。

萧景琰一听到响动就惊醒了。他睁眼一看,发现是自己的长子,脸色顿时黑如锅铁,不禁释放出自己那平时压抑着的乾元气韵。

“谁让你进来的?!”

“父皇我……”萧庭曦吓得顿时跪下了。

萧景琰看着自己那被震慑得瑟瑟发抖的长子,稍微冷静了一下,渐渐收敛起这骇人的气息:“你不是应该在国子监吗?”

“父皇……儿臣……我……”萧庭曦低着头不断思索如何向自己的父皇解释他为何要逃课并出现在此地。

“瞧你怕得,快起来吧。”萧景琰看着这支支吾吾的孩子,年幼时的那些往事不禁涌现在眼前。那时他有一个疼爱着呵护着他的兄长,有一个时刻陪伴着他的挚友,有人怜惜,有人疼爱,有人庇护,他可以无忧无虑地随意玩耍,就算闯祸了也会有人求情或者陪着受罚,而如今自己已经坐上了这至尊之位,却活得像个孤家寡人,就连自己的孩子都这么害怕自己……

萧景琰试图放软着自己的语气,可经这几年身居高位的洗礼,难得的舔犊情千回百转间最后变成了几句硬邦邦的话。

“可是贪玩逃课了?”

“父皇……儿臣知错了……”萧庭曦到底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被那威严的父皇一吓差点哭了出来。

像是感受到孩子不安的情绪,萧景琰慢慢地走近,然后蹲下身平视着自己的孩子,笑了笑打趣道:“小哭包。”

“啊?”萧庭曦愣愣地看着自己父皇。

“这些天的功课是排得有点满了,你今天就在你母后宫里休息一下吧,但不许跟人提起这宫里的事。”

“儿臣遵命。”萧庭曦诺诺地应着,然后看了看那放在书案边的牌位怯生生地问,“母后他……怎么了?”

当这话冲口而出,萧庭曦明显地捕捉到萧景琰那平日坚毅的脸上瓦解的裂痕,痛色蔓延而上,他已经后悔了,后悔问出一个这么残忍的问题。

“他走了……”萧景琰无悲无喜地回应着,“能帮父皇保守这个秘密吗?”

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请求,萧庭曦听话地点点头。

后来啊,他知道长林皇后早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而他的父皇就傻傻地守在这长林殿之中等待着故人的入梦。明智的天子难得糊涂地相信着鬼神之说,

那他的母妃柳氏呢?算什么?

“你的母妃心不属我,我们好像一直都在哀悼着得不到抓不紧的人,所以只能在深宫之中相敬如宾。”

“不过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毕竟这长林殿是她为我打理着的……她也是个可怜人。”

……

萧景琰的回答像是喃喃自语,太过年幼的萧庭曦自然听不懂也无法搭话。但是在那以后他明显感到自己的父皇变得不一样了。父皇依然是父皇,虽然待他严厉,可有时却让他感到那么的温暖。那紧抓着教他写字的手,那趁他在书案上小憩时盖上的毛裘披风,甚至是那打雪仗时偷偷塞进他衣服里的雪球。

父亲……

 

“庭曦,这次赈灾做得不错。”萧景琰看着自己的长子满意地夸赞着。

“谢父皇夸奖,这次赈灾不是儿臣的功劳,儿臣只是负责把民间势力筹集的余粮运到了灾区而已。”萧庭曦谦逊地应着,他已经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了,长相像极了他父皇年轻时的那样,浓眉鹿眼却又丝毫不带女气,眉眼间不怒自威却又不让人感到压抑。

“又是江左盟吗?”萧景琰了然一笑,“这样吧,去帮父皇巡视一下江左十四洲,就当是游玩。等你回来了就承了那太子的位份,以后就不能随便出京了。”

________________

TBC

最后来个本宣:

小尹的小黄文的预售今晚就要结束了,你们真的不买一本吗?

 买一本吧!!!

试阅: 遗物              痴人      封后    团圆        

此本会参与only,本人only当天也会到场

可以跟大家一起浪,真开心!

已经拍下的小天使可私信我要签名哦~



评论(76)
热度(122)

© 尹姑娘很忙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