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记一记这过去的十五小时。

爷爷已经快八十岁了,去年春末查出了癌症,已经是晚期了。生命顿时进入了倒计时。
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想让时间走得慢一些,他能陪我们久一些,求医问药、求神拜佛……
爷爷也是一个硬汉子,每次我们问他的感受时,他都说自己很好;连照顾他的陪护都说,他是那种不用人太操心的病人,因为他自己会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好,还会把那些力所能及的事做好。医生本来说,他只能撑几个月,但是爷爷就是凭借着自己的那一身硬气,硬是过了两个自己的生日,而且还是生活基本自理那种。嗯,他还帮忙照顾着不小心把自己弄骨折的奶奶呢。爷爷病中的日子真的是很体面,很有为人的尊严的。
然而这一切都敌不过癌细胞的侵蚀,就在七月二十七号那天,爷爷又再次入了院,而这次医生说已经是无能为力,只能给他打止痛剂了。
病情虽是反复,可一直在走下坡路,我们都看着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吃得越来越小,水肿也越来越严重。但他还是很乐观的,陪着我们聊天、看电视。但终于是有一天,我发现他看着自己肿胀得像打了气的脚出了神。那时我在看着他,他在看着自己的脚。然后第二天他让我的父辈们去一墓园帮他看看他选好的地,看样子是早有计划的,爸爸说如果他身体允许的话,大概会亲自去看的。最后,叔父们拿了资料给他看,他很满意,笑得很开心,像是了了一件心事那般。过了几小时,他就说要回家了。
回家对于那时的我们来说应该是件沉痛的事,但既然是爷爷的意思,我们自当遵循。
回到家后,他貌似还精神了,他还认得路,认得每一个来探望他的人,还能断断续续地跟他们聊天。后来,他又指定了自己的仵作,是他的牌友,看来是真的是都计划好了。我的爷爷就是生怕我们操心,什么都自己想好了。
十五小时前的我,以为爷爷回家了精神好了,就照常去上班了,然而就在中午时分收到妈妈的急召,要马上回家,我草草交待了正焦头烂额的工作就驾车回家。去到爷爷的住处时,发现爷爷已经说不出话了,但尚有意识。我一看他这样就哭成狗样了,当然我的姐姐弟弟妹妹也是。后来我们稳住了心神,默默地守着只剩一口气的爷爷。
嗯,期间还故作镇定地说着笑,心不在焉地斗着地主、c语群里开着大车。但可惜爷爷一有什么动静,我们就草木皆兵地着急地呼唤着他,那焦躁不安的眼神和出牌打字时迟钝的反应是骗不到自己的。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过了一点,子时过了,阴历里算是第二天了,我那强撑的爷爷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安详地走了。他带着笑,很满足地去了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
闰六月出生的他在闰六月出生,生日忌日同一天。
真的是都计算好了。
爷爷真厉害。

评论(27)
热度(2)

© 尹姑娘很忙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