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靖苏】只谈风月不谈爱

不知道为何被和谐了,大概是因为我的吐槽吧?明明三观正正的。


萧景琰又在这家咖啡厅里等梅长苏。

缘份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萧景琰记得那是咖啡厅满座的一天,萧景琰捧着刚买的意式特浓和一份曲奇饼坐在了全店唯一的一个空座位上。他刚坐下就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说「先生,请问我能不能搭台?」这就是萧景琰与梅长苏的第一次见面。

「请坐吧,我也是一个人。」萧景琰说。

梅长苏不客气地坐下了,他放下自己刚买的摩卡咖啡和小曲奇,然后拿出《国家地理》认真的阅读着。梅长苏喜欢吃甜食,他看着杂志策划着他的下一次旅行。冰岛确实是个好地方。梅长苏决定今年冬天就去冰岛了,随便伸手再拿一块曲奇。不幸的是,梅长苏并没有摸到曲奇,他摸到了一只手,萧景琰的手。

梅长苏抬头看了看萧景琰说「先生,这是我的曲奇。」

萧景琰原本只想找个地方静静地喝杯咖啡,可没想到咖啡厅满座了,而且跟他公用一张桌子的人居然拿他的小曲奇吃。这真是糟糕的一天。萧景琰看着对面的那人一边看着杂志,一边把手伸向他的曲奇饼。他的曲奇饼已经被那人吃了一大半,他觉得他有必要伸手出去阻止那人再拿他的曲奇饼。

「事实上,这是我的曲奇」萧景琰不满地说。

梅长苏看了看餐桌,上面有两份同款的曲奇,有一份被吃了大半,另一份根本没有动过,他貌似真的吃了别人的曲奇。梅长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吃我的那份吧。」说完便递上了自己的那份曲奇。他不禁打量着萧景琰:这是一个很英俊的人,有着一双圆圆的鹿眼。但看上去并不好相处。

梅长苏突然觉得挑逗对面那人会是件有意思的事,而他的确那样做了。

「Espresso?」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的咖啡说,「这可比中药还苦。」

萧景琰看了看梅长苏的摩卡咖啡,巧克力糖浆、奶油、牛奶、浓咖啡,便说道「甜食控是理解不了Espresso的。」

「人生苦短,多吃甜点。」梅长苏笑了笑便答道。

「其实我只是需要提神才会点Espresso,如果白开水可以提神的话我宁愿喝白开水。」萧景琰被梅长苏的话逗乐了,他拿起了一块梅长苏的曲奇饼放进嘴里。是啊,人生苦短,多吃甜点。今天似乎是不错的一天。

萧景琰从来没想过他会跟一个人这么聊得来。他和梅长苏喜欢看同一部电视剧,有着同样喜欢的音乐,还同样的喜欢旅游。这天,梅长苏和萧景琰从电视剧情讲到明星八卦,从天高海深谈到掌相命理,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似的,最后还是咖啡厅的服务生告诉他们打烊了,他们才意犹未尽地交换了联系方式。

后来萧景琰和梅长苏每半个月都会选一个空闲的日子约出来,聊天,纯聊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一往情深?萧景琰暗暗期待着他跟梅长苏的「约会」。

 

把萧景琰从回忆的思绪中拉回来的是梅长苏的声音。

「景琰,外面下雨有点塞车,所以我迟了一点,很抱歉。」

「长苏,我等了你这么久可不是一句抱歉可以打发的。」萧景琰饶有兴致的逗弄着梅长苏「就罚你不准吃我的曲奇。」

「我就知道你还记恨着那次我吃你的曲奇,可我不是还你了么?你这水牛真是小家子气。」说完梅长苏便报复性质地咬了一口萧景琰买的曲奇。

萧景琰就喜欢看梅长苏假装生气却又不生气的样子,自从他告诉梅长苏自己喜欢喝白开水以后,梅长苏就帮他取了「水牛」这个外号。

 

「景琰,你有看权力的游戏的季终吗?」

「看了,最后一集死了很多人呢,而且还是炸死的。编剧真是在不停地发便当。」

「King’s landing 原来真的会有国王跳楼。不过我觉得本季最精彩的还是第九集。」

「私生子之战的确是十分精彩,而且导演的镜头表现手法很有现场感,不输奥斯卡大片。」

……

说到他们共同喜欢的电视剧,萧景琰和梅长苏不禁滔滔不绝都吐槽起编剧和导演。萧景琰从来都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他朋友不多而且说话也不多,常给人一种距离感,但他总能跟梅长苏有聊不完的话题。梅长苏是他的知己,能遇上梅长苏真是一件幸运的事。真希望梅长苏不仅是他的知己。

 

「长苏,你上次假期去了哪里旅行?冰岛吗?」萧景琰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梅长苏刚决定去冰岛过圣诞看极光,他一直想跟梅长苏一起去旅游,冰岛也好,好望角也好,甚至是南北极,天涯海角他都想跟梅长苏一起去看看。

「不,我没去冰岛」梅长苏说,「说好跟你一起去看圣诞老人之乡。怎么?萧景琰,你想放我鸽子?」

「哪敢放你的鸽子?我就怕你等不及一个人去看了。」是啊,萧景琰怎么会放梅长苏的鸽子的呢?萧景琰其实更想告诉梅长苏,他是多么挂念着他。

「那你最后去了哪里过圣诞?」

「我跟蔺晨和飞流去了澳大利亚了」梅长苏想起蔺晨又不禁吐槽,「蔺晨那家伙非要体现一下夏日圣诞,还说什么难道我不想看金发碧眼的妹子穿着圣诞主题的比基尼逛海滩,也不怕教坏飞流。」

「哈哈,蔺晨真是个活宝。」萧景琰在跟梅长苏的几次聚会中慢慢地认识了梅长苏身边的朋友,蔺晨就是其中的一位。

「不过穿着比基尼的金发妹子好看吗?」萧景琰笑着望向梅长苏。

「你说呢?」梅长苏露出了一个带着危险信息的微笑。

萧景琰感到有点不妙,连忙转换了话题「说起冰岛,这届欧洲杯冰岛队真是爆冷。」

「是啊,我也想不到英格兰队居然踢成这样。英国居然会在一个礼拜之内脱欧两次。」梅长苏想起他上次跟萧景琰说英国是不会脱欧的,现在深深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因为英国脱欧,现在的欧元和英镑汇率跌了很多,长苏我们不如这个月去地中海或者英国那边走走吧?」萧景琰一直期待着跟梅长苏一起去旅行。

「我可不喜欢地中海菜那些橄榄油的味道,更不用说英国那些令人发指的黑暗料理。」梅长苏想了想英国的食物便否决了萧景琰的计划,「你知道吗?他们居然有一道叫作哈吉斯的名菜,是一道用羊内脏做成的菜,真是惨绝人寰。」

梅长苏喝了一口咖啡冷静冷静「不过景琰,我最近倒是想去东南亚那边。要一起吗?」

听到东南亚,萧景琰也有了兴致「东南亚?也可以,但我不去 Philippines。最近的 Philippines真是胡闹。」想到那个所谓的南海仲裁,萧景琰觉得国家应该禁止进口与售卖来自 Philippines的芒果干。

「谁会去那个智障国家啊?他们搞个南海仲裁出来的行为就像蔺晨单方面宣布跟飞流结婚,并且交了九块的手续费一样。」梅长苏说。

「哈哈,蔺晨还在缠着飞流吗?不过暂时我国还不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萧景琰说到这里难免有些失落,他想光明正大地跟梅长苏表达自己的心意,单膝跪地地跟梅长苏说:做我一生的伴侣吧。但他害怕梅长苏会拒绝他并永远地离他而去。萧景琰只能把这份心意藏在心底里。

「其实也可以选择在其他国家注册,日本、美国、荷兰、冰岛等等都可以。」梅长苏其实很想看到自己的友人们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所以只要飞流愿意的话,他会支持蔺晨和飞流在一起的。当然,他也想找到自己的幸福,所以他装作镇定地问萧景琰「说到结婚,景琰,你家里人没催你带对象回家吗?」

如果萧景琰说他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并且会在不久的将来完婚,梅长苏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会违背着自己的真实心意祝福萧景琰?还是会跟萧景琰那个不知名的对象决一死战?梅长苏一直都知道萧景琰在他心中是无可替代的存在,可梅长苏就是鼓不起勇气去追。梅长苏真觉得自己是个懦夫。

「我没有对象。我这么忙,又不会关心人体贴人,谁愿意会跟我回家呢?」萧景琰否认了。自从遇到梅长苏之后,他便对梅长苏一心一意,他多么想问梅长苏愿不愿意跟他回家。但那又怎样呢?梅长苏大概会拒绝他吧?

「会有人愿意的。」梅长苏听出了萧景琰语气中的自暴自弃连忙说道。

「真的吗?真的有人愿意?」萧景琰认真地反问。

「真的。」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的眼睛说,「你这么好。」

景琰,你这么好,好到我害怕失去你。

看着认真的梅长苏,萧景琰却沉默了。他们安静地喝着各自的咖啡。

打破这份沉默的是咖啡厅的服务生「先生们,要不要试一下我们新推出的晚餐?」

梅长苏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原来已经到了晚饭时候,是时候告别了。

「景琰,时候不早了,我们今天就到这了。东南亚的事,我先收集下资料,我们过几天再来讨论行程吧?」

「好的,我们过几天再讨论。」萧景琰想了想又说,「长苏,你今天是打车来的吧?」

「是的,今天来的时候好大雨,我就没开车出来。」

萧景琰看了看天色说「不如我送你回家吧,等下可能会有雨。」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长苏,对于我来说,能为你做的事从来都不是麻烦。

 

萧景琰跟梅长苏并肩走在去停车长苏的路上。刚刚下完一场大雨,气温还是有点低,一向惧寒的梅长苏不禁打起了寒颤。

萧景琰发现了梅长苏的不适,连忙脱下自己的风衣披在梅长苏的肩上,然后把梅长苏的双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温暖着。

「长苏,还冷吗?」

「不冷了。」

风衣上还有萧景琰的体温,萧景琰的手十分温暖。梅长苏十分贪恋着萧景琰给的温暖。告诉他吧,告诉他你的心意。听见他的心说。梅长苏刚想开口,却听到萧景琰的声音。

「长苏,今晚的月色真美。」注1

梅长苏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这哪有什么月色?然后梅长苏便开心地笑了。

「是啊,我也觉得今晚的月色真美。」说完,梅长苏便吻上了萧景琰的唇。

 

 

 

 

 

注1:

 

夏目漱石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给学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译,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学生直译成「我爱你」,但夏目漱石说,含蓄的东方人是不会这样说的,应当更婉转含蓄。学生问那应该怎么说呢,夏目漱石沉吟片刻,告诉学生,说「月が绮丽ですね(今晚的月色真美)」就足够了。


评论(6)
热度(76)

© 尹姑娘很忙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