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靖苏】不迟暮 章一

这是前几天挂过的

不断投胎转世靖 x 长生不老老妖精苏的脑洞。

不要问我为什么苏苏会长生不老,我也不知道啊~

正文 :


章一

 

梅长苏醒来了。习惯性地看一看墙上的挂钟和日历,今天是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梅长苏第一次醒来是在北境大渝之战凯旋之后的第五年。他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片漆黑,周围环绕着泥土与腐木的气息。他感觉自己被困了,被困在了一个封闭的木盒里。

谁?是谁?是谁囚禁了他?有何目的?难道是大渝?梅长苏很快便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他记得他临睡前已经听到大渝要投降的消息,而且如果真的是大渝俘虏了他,他便不会在此木盒里。大渝会像对待战俘那样把他单独囚禁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他的价值,麒麟才子对大梁价值。

这是一个细长的木盒,大概长八尺,宽度却只够一人躺卧,梅长苏想敲敲这木盒,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他发现自己手脚僵硬,仿佛有千斤重。难道是烈性迷药?他试着活动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能动!尽管有轻微痛楚。慢慢地,梅长苏发现自己的手掌能自由活动了,他发现自己的手里抓着一件东西。金属质感,应该是件武器。看来把他关在木盒里的不是敌人,否则就不会留一件武器在他手上,梅长苏想。

不知过了多久,梅长苏发现自己可以活动自如了。他轻轻地敲敲这个困住他的木盒,这木盒发出低沉的声音。梅长苏又加大力度地敲了敲,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梅长苏一直留意着四周的动静,这里没有一丝光,也没有任何声响,仿佛与世隔绝。真奇怪,有人把他囚禁在这个木盒里却又放置不管?梅长苏默默推算着各种可能,却又毫无头绪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梅长苏抚摸着手中的武器,这应该是一个精钢制成的短剑,刀柄和剑鞘上有着精致的雕刻。短剑不是他常用的武器,但这雕刻摸着有点熟悉,梅长苏肯定他一定曾经见过和摸过这把短剑。难道是此剑的主人把他囚禁在此?梅长苏有了这样的推测。可是这里没有光,无法断定这短剑来自何人。

既然这样,便只能自己找答案了。梅长苏把短剑出鞘,刺向木盒的顶部。这个木盒看来有些年头了,大概是由于处在潮湿的环境,木质有些腐朽,所以梅长苏连刺了几下,这木盒便穿了几个小孔。有些泥土通过这几个小孔撒了下来。泥土?为什么是泥土?难道他不在平地上,而是在土里?梅长苏对自己所处之地充满了疑惑。

不断地有泥土掉在梅长苏的身上,梅长苏只能加快速度地劈开这个木盒,否则他会被活埋。他一定要活着走出去。

终于,梅长苏劈开了这个木盒。有一丝光通过破损的木盒照进了梅长苏的眼里。已然习惯于漆黑环境的梅长苏赶紧闭上了眼睛,原本木盒里浑浊的的空气变得清新了,风渐渐地吹散了腐朽的气息。梅长苏已经适应了光线,他睁开眼睛。果然,他被埋在地下了,幸而埋的人埋得匆忙,没有把他埋在更深的地方。梅长苏拖着力竭筋疲的身体,爬出了木盒子。

梅长苏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已经无暇顾及被泥土玷污的衣袍和梅宗主的气度和形象,他现在只想像某只水牛那样咕噜咕噜地喝上一壶白水。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梅长苏渐渐缓过气来,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人烟荒芜的山岭,周围的景物有着说不清的熟悉,他来过这里的,这里是梅岭!梅长苏用短剑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他望向刚才困住他的木盒。

这是一个棺材。

棺材?梅长苏感到有些吃惊,他看了看自己穿着的衣袍。这是他平时最爱穿的那件蓝灰色暗纹常服,梅长苏记得自己睡着之前是穿着战袍的,为何现在却穿着这套衣服?而且还是左衽的?

梅岭、棺材、左衽,梅长苏终于明白了。梅长苏想起他服下冰续丹之后的某一晚,他跟蔺晨交代着自己的身后事「不封不树、一切从简,埋骨梅岭与当年七万赤焰军同眠」看来,蔺晨以为他死了,就按他的意愿把他安葬在这里。想不到蔺晨也有这么疏忽的时候,没搞清楚他的生死就把他埋葬了。幸好当初没跟蔺晨说他要火葬,不然……

梅长苏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短剑,这应该就是他的「陪葬品」了。这不是他常用的武器,却与他有着很深的渊源,这是景琰的佩剑。出征前的那个晚上,景琰来了他的苏宅,他们一起挖出了当年他们埋在靖王府梅花树下的那坛酒,景琰抽出自己的佩剑交给他说「去了北境,别再用别人的剑了。」他笑着答应了景琰,然后便和景琰一起把这坛封存已久的美酒喝光。酒里好像有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最后他只记得景琰唇上的酒香和温暖的怀抱。

 

 

把梅长苏从遥远的记忆中拉回来的是手机微信的提示声。

梅长苏解锁手机,点开微信,发现有一个好友请求。

一个来自萧景琰的好友请求:「跟踪狂?」

梅长苏看到这好友验证,不禁笑了笑。然后自嘲地想:

是啊,我是一个跟踪狂。一个跟踪了你一千年的跟踪狂。

 

 

tbc

 




评论(8)
热度(42)

© 尹姑娘很忙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