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靖苏看琅琊37】那个王妃,是个购物狂。


风起时,叹赤血长殷红颜旧

又一年,看琅琊榜首梅郎归

不经意,已是三百六十五日。

凭谁问,病骨一身孤冢湮灭江湖名?

终难忘,白衣银甲临危赴难赤焰魂。

若爱他,望深爱。

时日不可磨,岁月不可摧。


前言:

又名大梁药丸

私设:家庭美满、没有赤焰案、林家改姓梅

双十一那天产生的脑洞

全员ooc,慎


正文:

今天的金陵城依然是那么的风和日丽,而我们最关心的靖王妃又趁着好天气出门了。梅长苏带着甄平、黎纲和一众奴仆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全金陵最繁荣的购物街,拐角走进了一家叫做「千饰店」的铺。饰品店的老板一看见梅长苏进来就吩咐人把「闭门谢客」牌子挂上,然后眉开眼笑地迎上去行了个礼说「王妃您来的正好,我们铺子刚好来了新货,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小的这就去帮你把门关上,您慢慢挑。」

梅长苏报以浅笑,然后便走到饰品柜上挑选,他果断地拿起一个刻着梅花纹样的芙蓉石玉冠递给黎纲,又拿起一个金云母的递给甄平,随之走到甄平身后的的首饰柜挑出了一对蛇纹高丽玉耳环和东陵石项链,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母妃、姑姑和母亲她们的,还有景琰新做的衣服好像没有配上新玉佩,我要帮他挑一挑。」饰品店的老板一听,便马上把梅长苏引至玉佩区,可这次梅长苏却迟迟挑不出什么。

「王妃,怎么了?可是不合意?」黎纲担心地问。

梅长苏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沉思了一会儿便对在一旁等着的老板说「帮我把这些玉佩都包起来,还有刚才的玉冠和耳环,刚才我挑出来的那几个不要。其他的就记到靖王府的账上。」

「是,王妃。」老板笑嘻嘻地领命,马上吩咐小厮们把店里的货物都包起来送货到靖王府,又恭恭敬敬地把扫荡完毕的梅长苏送出门,还不忘朝着衣食父母梅长苏的背影鞠了一个躬,随后便眉开眼笑地回到空空如也的铺子里大笑三声。

买得开怀的梅长苏觉着有些累了,便带着甄平和黎纲他们走进旁边的一家茶楼里,却不知自己今天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一个人的眼中。


夏江冷眼看着已经买累了的梅长苏舒服地坐在茶楼中吃着茶点,想起往日因为靖王和梅家所受的委屈,心里一阵无名火起,转身便对他的徒儿夏春说「真是胡闹!走,我要进宫禀告皇上!」

而在皇宫里的梁帝萧选正在跟他的儿子们议事「景桓,景琰,这次景禹帮朕巡视江左十四州,回报朕说,那里风景极美适合避暑,朕打算在那建一个行宫,你们觉得如何?」

「父皇圣明」萧景桓想也不想地附和道。

「回父皇,江左的确是个好地方,当年长苏未出阁时,就曾经带着儿臣游历到此,那里的确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想起昔日与自家王妃的点滴,萧景琰笑得嘴角含春。

萧选看着自家的傻儿子也不禁打趣道「景琰你看你,一说起你那个王妃笑成什么傻样,也不怕别人笑话。」

「父皇……」萧景琰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父皇的戏语,便听到通传说悬镜司夏江求见。

「夏卿!快传!」萧选今天心情大好。


「臣有要事要奏!」夏江一进来就跪下了。

萧选原本只想问一下夏江对江左行宫的看法,想不到夏江竟是有要事启奏,于是正色道「夏卿,到底是什么事?」

夏江瞄了一眼靖王说「陛下,此事不宜……」

没等夏江的话说完,萧选便打断说「你有事快说,朕没有事情好瞒着的。」

于是夏江便只能硬着头皮说「臣要弹劾靖王妃梅长苏生活奢靡,不顾累累债务还要置办大量奢侈物件。」

萧景琰一听当场跳起来争辩道「你胡说!长苏才不是这样的人!」

「景琰,你冷静点。」萧选听到夏江的话,脸色变了变说「夏卿请勿妄言,长苏一向规矩有度,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你倒是管起朕的家事来了。」

「陛下,请听臣说。」听了萧选的话,夏江更觉头上发麻「靖王妃已经连续三天都在集市上扫货,什么饰品店服装店衣料店就连文具店的货物都被他收入囊中,他甚至还把全金陵的火盆都买了大半,说是因为今年火盆的颜色与往年不同十分独特,使得黎明百姓也争相模仿,炎炎夏日竟然都去抢购火盆了,活脱脱的一场闹剧。陛下圣明,您的儿媳妇自当以身作则。」

萧景琰一听,想起了梅长苏前天买回来的那半个仓库的火盆,竟然无从反驳夏江的话。

「所以就是因为长苏买了几个火盆?你就来朕的跟前唧唧歪歪了?」萧选顿了顿,心里暗暗骂着自家外甥的胡闹,可嘴上却本能地护着短。

「还不止啊!陛下!」夏江继续说「老臣收到密报说,上个月靖王殿下因为王妃买了太多东西,导致资金周转不灵,竟然把私产靖王府抵押给了钱庄。虽然靖王殿下已经把府邸赎回来了,但是此事若是被散播出去,陛下您颜面何存啊?」

「大胆!谁敢把这事宣扬出去!」萧选生气道「还有景琰,你不是把靖王府典当了?」

「请父皇息怒。是的,儿臣的确把府邸典当了,但并不是因为夏首尊所说的因为长苏生活奢靡导致的资金周转不灵。」萧景琰头皮一阵发麻,他万万不敢告诉众人,自己典当府邸的钱都被梅长苏用来买了十二件看上去差不多样式的毛毛领。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听到肯定的回答萧选更是急得跳脚「你们怎么可以这般胡闹?!」

「回父皇的话,上个月府里的开支的确大了点,是因为雨季快要到来了,儿臣决定加固修葺靖王府的屋顶,所以就把钱都用在上面了。绝对不是因为长苏买东西买多了,相反上个月长苏还省下了不少家用呢。」萧景琰连忙为自家王妃辩护着,就像他小时候无数次为梅长苏背锅一般甘之若殆。

「哦?这么说来你家王妃还是挺懂事咯?」原本站在一旁的萧景桓突然开口,「可我怎么老是在街上看到靖王府的家仆府兵提着大包小包的走进景琰你府里?后面还要跟着一车队?」

「那都是我命人采购给长苏的,跟长苏无关!长苏是我的贤内助,他绝对不是生活奢靡之人。」萧景琰对梅长苏的爱重深入骨髓,就连梅长苏那爱购物的小性子,他也觉得十分可爱。

「按七弟的说法,七弟妹的确是贤内助啊!可他为什么不劝阻自己的夫君乱买东西呢?我看七弟你分明是在狡辩!那些大堆小堆的分明是梅长苏买的!」萧景桓不依不饶。

「那我请问五皇兄,长苏买东西时,你可在场?」


「那长苏可有在您家产业上买东西?」萧景琰又问。


「这么说来誉王兄你一不是人证,二没有物证,怎么就这么肯定是长苏的不是呢?」

「父皇圣明在上,自有他的决断,七弟你为何  


「全金陵除了你那个王妃」


站在一旁夏江见萧景桓仿佛占了上风,于是开口补充「金陵城何人不知靖王殿下对王妃情深义重爱护有加,此等关于靖王妃的恶言,

可是生为皇族之人却要变卖私产,若是传出去了,肯定会有人以为我大梁国库空虚,这轻则影响皇室颜面,重则危害大梁的江山社稷啊!」

听到这么大一个帽子扣下来,萧景琰跪下说道「父皇!儿臣真的没有变卖私产,请父皇明鉴。」

「景琰,你先起来吧。」梁帝萧选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个笨儿子平时老老实实的,又不会像他其他儿子一般会经营,可偏偏又对自己最疼爱的外甥一心一意,宠着梅长苏性子随他胡闹,就算是借钱也要给他买想要的东西,所以经常导致自己入不敷出,也真是一个痴情种。「父皇还不知道你?既然已经赎回来了,这事就告一段落了,以后你们再也不许这样胡闹!知道吗?」

「知道了!」看来这一关算是过了,萧景琰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父皇!」「陛下!」看见梁帝只是训斥了几句便不予处置,萧景桓和夏江急了。

「此等行为恶劣啊,若是人人效仿,国将危矣!」萧景桓当然不肯善罢甘休。

「请陛下莫要偏私!」夏江也附和道。

「你们!哼!」萧选看着眼前这两个不识趣的很是不满,但迫于无奈还是说「景琰,你可知罪?」

「儿臣知罪,儿臣不该莽顾皇室颜面向民间集资借钱。」萧景琰又跪下了。

「你皇兄说你危害江山,你却说你不顾及颜面,这是知罪吗?」萧选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在!」高湛说。

「靖王府这个月俸禄减半。」萧选吩咐道。

「谢父皇!」虽然知道梁帝有心包庇,可是萧景琰还是觉得欲哭无泪,毕竟这预示着他接下来要吃一个月的草了。


听到靖王收到这么轻的处罚,萧景桓很是不满「父皇!这……」

没等萧景桓把话说完,萧选便打断他的话说「你还想怎样?难道是让我赐毒酒?还是  

哼!」

夏江和萧景桓被驳得哑口无言。

「哼!你们都回去吧!朕乏了!」没等儿子们没告退,萧选便带着高湛径直地离开了御书房。


「夏江也算了,你觉不觉得景桓这孩子这些年越发小心眼了?」走在去芷萝宫路上的梁帝突然向高湛发问。

「奴才不知。」高公公答道。


「当年景桓追求长苏不成,反而被景琰那孩子凭着一股傻劲抱得美人归,所以他就心心不忿了这么多年,一有什么事情就紧紧咬着景琰他们不放,可不知为什么这次连夏江也掺和了进来」萧选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

「这个老奴倒是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高湛回答说。

「嗯?」梁帝已被高湛的话点起了所有八卦之魂「你快点说!」

「小的听说前两个月琅琊阁推出了玲珑公主和璇玑公主的限量版人偶,每件只有一个。陛下您知道夏江大人一直有收集璇玑公主系列的人偶,但碰巧晋阳长公主也是狂热爱好者,可这人偶就只有那么一个,而靖王妃又一向孝顺,王妃为了帮公主殿下得到这个人偶,于是便向琅琊阁修书一封让蔺少阁主看在往日交情上把这套人偶卖予他。夏江大人知道此事后很是生气。」

「这个夏江,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和年轻人计较。」萧选听到了前因后果简直无语。

「不过说起晋阳那丫头,长苏那乱买东西的性子倒真是随了她。」说起这个亲妹妹,萧选真是又爱又恨,「当年她未出阁时便让人帮她买了半个偏殿的人偶,当时朕还没登基,她又央着朕带她出宫买人偶装扮,朕当时觉得堂堂男子去买这些女儿家玩具实在不好意思,便让石楠陪她着去挑选,可谁知这一来二去倒是成全了他俩的姻缘。」

萧选顿了顿又补充道「这么说来还是朕祸害了梅家世代忠良,妹妹她这般胡闹,长苏也这般胡闹。石楠他要养着长苏和晋阳两个购物狂,一定很辛苦吧,幸好近年来还有景琰减轻一下负担。不过景琰这孩子实在是太老实了,竟然连靖王府都拿去典当,真是笨死了!」

说着说着萧选已经来到了芷萝宫门口,静妃一见梁帝来了就跪下了。 


「爱妃何罪之有?」梁帝连忙走向前问道。

「臣妾管教儿子无方,竟然让他做了此等蠢事,实乃罪过。」静妃把头埋得低低的。

看着自己的爱妃这般委屈的样子,梁帝连忙把她扶起来引到座位上安慰道「其实这事也不能怪景琰,他也是为了长苏才会这样做。都怪朕把晋阳和长苏宠成了这样的性子。」

「这怎么能怪陛下呢?长苏是景琰的妻子,景琰爱护他是应该的。」静妃一边泡着茶一边说「这都怪臣妾教子无方,都是臣妾的错。」

「景琰生性纯良,是个好孩子,性子又随你一般温和体贴,朕其实也很喜欢。」梁帝喝着静妃泡的茶,惊觉这茶叶的味道与往日不同很是新鲜,于是问道「这是什么茶?挺好喝的。」

「回陛下,这是长苏命人送进宫里的茶,说是他在郊外挑了块良田,亲自命人栽种的茶树,臣妾也觉着新鲜,于是便让陛下尝尝。」说起这个儿媳妇,静妃一百个满意。

「长苏这孩子真是孝顺,而且有心思。」萧选一听到时自己外甥的手笔,喝着茶就像喝着蜜一般。

「是啊,长苏的确孝顺,没回进宫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说要是孝顺陛下和各宫姐妹,您看前几天还命人拿了些块玉佩进来,说是给陛下您的。」静妃一边说一边递上几块分别刻着平安福寿的蓝田羊脂玉。

梁帝眉开眼笑地接过玉佩「有这么一个儿媳,爱妃你真是有福。」

「可不是嘛。」静妃笑着回答「不过这也要多谢陛下。」

梁帝品着茶,想了想便对静妃说



「等下朕带你去库房,你拿上一箱黄金,送去给景琰他们。」萧选顿了顿,又补充道「此事要暗中进行,不得让其他人知道,明白吗?」


静妃满意地笑了笑。

 

而这边厢,萧景琰回到靖王府,他一路上都在想如何告诉长苏他们这月的俸禄被减半的事,他不想长苏不开心,连买个东西都束手束脚。

「景琰,你回来了!」梅长苏一见景琰回来了,便马上拿着一瓶花迎上去「景琰,我买了几个新花瓶,你看看是不是很漂亮?」


「嗯!很漂亮。」萧景琰看着梅长苏认真地说,然后乖乖地接过花瓶,细细欣赏着,可他实在是水平有限鉴赏不出这个花瓶和其他的几个有何区别。

梅长苏听到满意的回答,于是又牵着景琰的手带他去看他今早的战利品「景琰,我买了几个暖手炉呢,都刻着各种形态的梅兰菊竹,今年冬天我们再也不怕没手炉了。」

萧景琰看着眼前那十六个摆得整整齐齐的暖手炉,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但还是硬着头发说「长苏真是聪明,懂得未雨绸缪。」

梅长苏满意地放好暖手炉,又拉住萧景琰的衣袖说「景琰景琰,我听说今天妙衣坊的布料买一送一,我们很久没做过新衣服了,你陪我去挑一些吧,到时候你做一件红的,我穿一件蓝的,我们一起逛街去。」

想着接下来连草都吃不起的日子,萧景琰发誓他真的很想拒绝梅长苏,但看到梅长苏那期待的小眼神和人比花娇的笑颜。


他嘴巴不受控制地说「好啊!」

 

长苏负责貌美如花,而水牛负责吃土喝白水还有赚钱养家就好了。




评论(66)
热度(252)

© 尹姑娘很忙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