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靖苏】金陵旧事 一

新坑,应该是个中短篇,不污。

作为我家阿酒酒 @清杯酒 的生贺,虽然早了半个月,但预计完结的时候已经不知何时了。

注:阿苏已经走了。


01 蔺晨

那是君安十六岁的某一天,他分化为乾元的两个月后,平时没个正经的蔺晨又把他拉至梅林的案几前喝酒。

「君安啊,一眨眼你就长这么大了。当年我给你接生时,你才那么小一个……」蔺晨指了指案前的酒壶继续道「如今却长成了这么一个……大胖子。没良心在地下看到了一定老怀安慰了。」

你才是大胖子呢!君安气得鼓起了腮,他看了看身旁那明显已经醉了酒的中年大叔。岁月给了他不少优待,他发似墨,面上没有一丝皱纹,除了发福不少,依然是君安幼时所见的那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蔺叔,你又喝醉了。」君安抬手夺过蔺晨的酒杯。

「我没醉!」蔺晨又夺回自己酒杯,一干而尽道「君安啊,这是你的送别酒啊,你明天就要走了,你快多喝一点吧,这秋月白只有琅琊阁有呢,还是当年你爹酿的。」

走?送别?什么鬼啊!?

似是印证蔺晨的话一般,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原来是江左盟的现任宗主——飞流。只见他一个飘逸轻灵的飞旋便落到君安的身旁,手上提着一个包袱往君安怀里一塞道「君安,走吧。苏哥哥的路线。」

「飞流哥哥??」君安愣愣地接过包袱。

「衣服几件,盘缠一堆,不够的话江左盟分舵拿。嗯……还有烟花。」飞流细细数着包袱里的物品,言语较少年时已然流利不少,「翔地记,苏哥哥的,还有玉冠子,不准丢!」

「好,谢谢飞流哥哥。」君安不禁抱着这个从小照顾着他的哥哥。虽然早知会有这么一天,但君安还是很不舍得这两个自他出生起就呵护着陪伴着他的人。

「君安,不怕。」飞流搂着君安抚着他的发安慰道。

可谁知某人看到这一幕就大吃干醋「小没良心的,别趁机占我媳妇便宜!」

「谁是你媳妇啊?不准你欺负小君安!」飞流一听到蔺晨的话便施展轻功撸起拳冲上去。

如若此时有旁人观战,定觉大饱眼福。毕竟江左盟宗主与琅琊阁阁主之战实乃当世第一奇观。只见一人横扫而出,一人见招拆招,拳来腿往间的切磋毫不礼让但又情意绵绵。每次快要将对方置于「死地」时,那带着劲风的狠招便会急转直下地改作在对方的破绽之处揉捏一把。果然是耍得一手好花枪的神仙眷侣。

「那我走了,蔺叔、飞流哥哥,保重。」君安笑着摇了摇头,随之把杯子的秋月白一饮而尽便下山了。

 

看着下山的君安,蔺晨不禁想起了梅长苏。当年他大概也是这样笑闹着送走梅长苏吧?

「长苏,这次我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只有止痛的汤药了……长苏,对不起。」

「呵……蔺晨,你终于是认输了。」梅长苏笑着打趣道。

「其实你我又何用说抱歉?我知道以我这副残躯,能平安生下君安实属侥幸,更何况我还多活了一年。」

「蔺晨谢谢你,此生有你为友实在太好了。」

那时候的梅长苏已是弥留之际。他喝下了蔺晨最后为他准备的那副药,然后拉着挚友的手喃喃细语。

「君安……君安他就暂时留在琅琊山吧。」

「不要让景琰知道有这个孩子。起码暂时不要……」

「继天立极是件苦差事,我不想宝宝像景琰一般受这样的苦。」

「可大梁又不能没有继承人。」

「这样吧,如果景琰在五年之内还没有其他子嗣,那么就把君安送回去吧,让他陪着景琰也好。」

「但如果景琰有了其他的孩子,嗯……那就让君安养在琅琊阁吧,等他长大后选择自己的路。」

梅长苏自顾自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语速越来越慢,最后便昏昏欲睡地闭上眼。

「我本以为你是没良心的,可谁知你心都偏到胳肢窝了。」听着梅长苏最后的嘱咐,蔺晨没好气的打趣道「就只心疼儿子,不心疼他那个皇帝老子?」

「景琰是最好的。他有自己的担当。」梅长苏回答着,声如梦呓。

过了很久,久到守在床边的蔺晨以为梅长苏已然去了时,他听到梅长遗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我和景琰的孩子一定是极好的。无论是隐于江湖,还是彰于庙堂。」

————

tbc

话说、我的小黄文本子现在缺个封设。想找一个懂ps的宝宝来帮帮我。

封面我已经有大概想法和素材,就差一个小天使帮我抠图、调色,然后把所以东西整合在一起。

有小天使愿意吗???私信我,万分感激!!


评论(46)
热度(143)

© 尹姑娘很忙呢 | Powered by LOFTER